西安即將消逝的十大城中村

編輯:admin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5-01-28 10:54 人氣: tags:
 曾經,有媒體這樣說過:“中國,沒有一座城市,像西安那樣,城中村會被譽為城市的地標與精神高地,到底是不是呢?這就帶大家一起走進瞧瞧!
 
  當西安從2008年開始城中村改造之后,隨之被改掉的也包括懷揣夢想來到西安的年輕人們的一些記憶。在這里誕生了中國第一部城中村電影《沙井村之戀》,提到西安,西漂一族都會想到沙井村、八里村、西辛莊、楊家村等等這些城中村,因為這里有太多記憶。
 。、西安楊家村【已經拆遷】
 
  楊家村那里全是高校,西北政法大學,西安郵電大學,西安外國語大學,陜西師范大學。學生群居,是西安比較大的學生聚集區域,由于這個村子的地里位置及其優越,在北到體育場,南到小寨的這條長安南路上,隨處可以看到這個村子的房客。尤其是美麗的女學生,帥氣的男孩。還有沿街的商販,很多都在這個村子里居住。很多畢業于西安上述學校的學生,至今還依稀記得,當年熙熙攘攘的這個名叫楊家村的村落。
 。、樂居場
 
  相信很多在西安東郊工作的人都知道一個村子——樂居場,這個村子在交大的西邊,早些時候和東關南街連成一片的,小商小販很多,整天熙熙攘攘的,煞是熱鬧,就象趕集一般,現在雖然被咸寧路分開了,但是依然很熱鬧,至于名字為什么叫樂居場,真還不清楚。 樂居場位于西安城墻東南角,是個被周圍高樓大廈包圍著的城中村。街上全是簡易的磚混小樓房,一戶挨一戶,一間套一間,一層壓一層,全部向外出租。村子里的耕地被城市占完了,村民只剩下老祖宗留下的這些宅基。農民不懂房建規劃,不懂采光設計,只是使勁地蓋房子,房屋蓋得越來越亂,往往是幾十家共用一個二尺寬的走道,走在其中,兩臂幾乎挨墻。房多,人就多,街上住的大多是農村進城打工的,小商小販操著南腔北調,露出城里人無法明白的喜氣洋洋,擠滿了這里的大街小巷,住滿了這里的閣閣樓樓。 這里的房租很便宜,幾十平米、鋪著地磚的一間民房,里面有桌、有床、有凳子,一個月才百十塊錢。說一些巷子里發生的奇事怪事。這里不用聽廣播,不用看電視,天天都有稀罕事、搞笑事。
  2010年吉祥村掃黃現場……
 。、吉祥村
 
  一直都很喜歡西安許多地方的名字,比如這個吉祥村,很簡單但卻很好聽,吉祥村是西安的一個城中村,雖然也住了不少打工青年、學生的。但是作為西安的廉價“紅燈區”,吉祥村名聲高高在外,好似一個“小香港”。 幾乎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紅燈區,但是這里本地人很少去,往往都是外來人員光顧,外來人員到達這里首先要去大雁塔看看,然后再去吉祥村。吉祥村是西安眾所周知的紅燈區,一直不明白為什么都已經是誰都知道的秘密了,政府部門還是不管? 我以前經常聽別人說吉祥村怎么怎么地,后來那次706還是400路過那里,看到了那個壯觀的情景:一連有十幾家的洗頭洗腳的小店橫排緊挨而敞,門口無一例外的都坐了一兩個衣服很少的女人,濃妝艷抹,翹著腿,盯著來來回回的男人看。大城市就是比較開放,南方很多地方雞都是在街上公然拉客,但是的,很少見姑娘們在門口坐。妓院這個東西歷史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已經出現并逐漸存活下來,從歷史劇中可以明顯感受到妓院在古代有的時候皇帝都會光顧,一如現在城里人閑著沒事去鄉下吃野菜,古代的妓院是真正的妓院,豪華的和我們的5星酒店沒有區別,達官貴人是那里的?,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社會對此物的承認程度。
 。、北山門—南山門
 
  曾幾何時,這里還是一片農田,一片連著一片,有位90年代初在這里上過小學的同仁說,小學的時候從北山門經過,一條小路過去,大中午的都覺得害怕的。后來高新區開始了建設,經濟的發展促使了城市的發展,西安的版圖也在漸漸地增大。為了方便就業,很多的外來打工者都住在了北山門—南山門,兩個村子一下子火了起來,其愈來愈強勢的發展在這幾天有望將正在拆遷中的沙井村外來戶全盤接納過來。建立一個新的南郊“沙井村” 在南山門和北山門村里,集中了大量從事手工小機床加工的小廠,小到五六個機床的廠子,大到有五六十個機床的廠多如牛毛.他們的老板沒有營業執照.從附近中小型加工電子零件的廠子里接活自己找人加工.我看到過成百個這樣的小廠,都沒有執照,當然更不用交稅了.他們大多集中在南山門和北山門這兩個村子里,有的在租用的民房里進行加工生產。工人大部分就來自于村子里的外來打工者。 為了就近上班就搬家到北山門了,F在的北山門與原來大不一樣,很多民房在拆在蓋,新修起來的都是4、5層的新樓,把所有能利用的面積都利用上了。里面大多都是1室一廳帶廚衛的那種,價格也上升到了一月300左右。村子里的集市也較以前強多了,多了小超市和澡堂,還居然有足浴。網吧比比皆是。和大學生聚集的村子差不多,設施也開始更新。和女網友在那一家村子里的川菜管小吃一頓,居然花了100多。也貴的離譜了。 現在的南山門和北山門村,通過數輛公交,不少的在高新上班的工薪階層為了更方便的就近上班,紛紛聚集在這兩個村子里。人口至多,已經在目前的城中村中影響頗深!
 。、邊家村
 
  邊家村可謂是個老牌的村子了,它下轄了黃雁村、大學東路五村白廟村等村子。是個具有獨立建制的村子。也是西安城中村中唯一一個以村名命名的電影院(邊家村工人文化宮現更名為邊宮電影院)。北接西北大學,西接西北工業大學,南接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方圓以及面積可具這些城中村之首。學生居住的數目之多,尤其是當年這三所名校大肆招自考生的時候,村子的基本上人滿為患。好多自考生教室也設在村子里。宿舍更是在村子里了。所以晚上一出門,全是18、9歲,21、2的男女學生。煞是晃眼。據調查, 2002年夏天一碗油潑面才2塊,涼皮在巷子里才1.2。菜夾摸才8毛錢。當時的邊家村二多,飯館多,二手家具店多。每天從箱子里面過,總能見到抬著家具的男學生,后面跟幾個女同學。在村子里住,同居基本上是司空見慣的了,單身男女只要少微鐘情一下,立即有理由搬去一塊住,合住房租便宜嘛。 其實合住并不僅僅是房租便宜,更重要的是,一個年輕人,一個年輕的心,背井離鄉來到西安,孤獨成了他們(她們)的心頭大患。有的女孩是4、5個人合租,男孩也是合住的。 這2年邊家村安靜多了,大概民辦多了,大學擴招了,住在村子里的學生少了,多了是一些在這上學后,畢業了工作的,思維成熟一些了,也保守一些了。村子也被周圍的開發商蠶食,部分已經蓋起了高層。村子里的喧囂已不再來。剩下的是對昔日的回憶了。
  6、魚化寨
 
  魚化寨有個新石器遺址,這里是最早有人居住的地方,距離鐘樓比較遠。 魚化寨以前很荒涼,但是自從來了一個外事學院,漸漸地開始熱鬧了起來,周遭的飯館,商店也越來越多了,浴池、雜貨店還有計生用品店也開始頻頻開設。很多學生出雙入對的來到村子里,租房、吃飯、上網、看錄象。住在魚化寨村子,魚化寨村出過一個有名的書記郭世英,在那個時期,村名是省長程安東提寫的,國務院副總理都來了,F在的西安外事學院以前是魚化公園---中西部第一個村建公園,F在,魚化寨出了一個體操全能世界冠軍—馮敬!村附近學校比較多,除過外事學院,還有博迪學院,西安農業學校,西安市第52中學等! 現在去發現原來的住址已變成了一棟棟高樓,平坦的道路,路邊的廣告牌,這一切都揭示著,一個新的發展規劃正在蠶食這魚化寨,一個城中村有即將消失。
  7、瓦胡同
 
  老遠看去,一個大牌匾,上書“瓦胡同村”,瓦胡同村落在有名的大雁塔下,北臨植物園。雁塔以唐僧取經聞名,胡同則以臟亂響世。略有洋人走過,也能撒下不少驚奇。入村的路旁撐起兩行簡易房。住村里的多為同居的學生和一些職場新鮮人。在網上有很多“騷人”對瓦胡同大加贊賞,甚至有人把它描繪為打工者的家園、天堂。那么我們就一起認識一下瓦胡同村。 這里的住戶原本是當地的農民,在城市的擴建過程中這里也蓋起了一幢幢的小土樓,出租給打工仔、無業游民、未婚同居的小青年以及無法容忍集體生活的學生。出來租房的學生中十有八九是小情侶,這里給了他們自由。一個當地居民以后說他之所以喜歡住在這里,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初到瓦胡同,我很是不習慣這里的臭氣熏天,這里的秦腔秦調。下雨的時候滿街流淌著污水,出行十分的不便。提著褲腳在臟水中小心翼翼的穿行,在一堆堆漂浮著的垃圾中尋找落腳點。 閑下來時偶爾會在瓦胡同里晃來晃去,我在試圖發現村子里的每一條陌生的巷子和每一處新鮮的所在,那種發現的感覺除非親身體驗否則很難理解。在巷子里穿來穿去,看見衣著裸露的時尚女青年,吃著饅頭的三輪車夫,帶著白羊肚手巾的農民,踩著縫紉機的大娘,背著書包的學生,喝著酒大喊著劃拳的男人女人,以及原住民們的渾身臟兮兮頭上套著塑料口袋瘋跑的小孩子;我看見麻將桌、音響店、錄像廳、小飯館…… 瓦胡同里的小吃不錯,雖然店面的衛生情況堪憂,但是味道真的不錯,肉夾饃、豆腐腦、麻辣燙、羊肉泡,這里住的外地人多,所以外地人開的小飯館也很多, 另一種農村來打工的人群,喜歡到入村的路旁撐起兩行簡易房里面就餐,簡稱“臥棚”。他們的晚餐就在稱做“臥棚”的飯店解決。聽別人介紹這里有兩家比較不錯的飯館,一家做手工面,面橄的不錯,哨子卻難以進喉,黑黢黢,粘呼呼,時不飄些異味,搞點氣氛,碰人多時,那氣氛可相當濃,讓人有一種久違的感動:眼流水,口吐痰。另家是湖南人開的炒飯店,味道頗為了的,主炒是一四十朝上的小老頭,戴眼鏡,通常是架在鼻子上的,炒的很專心,F在的瓦胡同,感覺依舊,變化不大,也許是這些城中村中保留的比較完整的了吧!
  8、八里村
 
  八里村,位于西安城南,據說是因為離城八里,所以才起了這么一個名字(一說是因離鐘樓八里而得名,未曾考證)。隸屬于雁塔區長延堡街辦。大約是北臨雁塔西路,南至長延堡;東起石儀廠,西到朱雀大街這么個范圍。有長安路從村中穿過,故有東、西八里之分。 村子周圍有很多學校由北往南有交大西區、郵電學院、政法學院、外語學院等依次分左右排列著。 八里村,是西安南郊鼎鼎有名的城中村,主要依靠周邊大學生,以前治安不太好,不過這些年裝了監控系統等一些列手段后還行。里面幾乎都是出租房的,學生,各個階層的打工人士皆在這里居住,離商業繁華區小寨比較近。有很多年輕男女都喜歡在八里村居住,因為可以隨意的去小寨逛街、上班。 除了和一般城中村的喧囂、嘈雜外,八里村的治安非常的亂,記得一次一個政法學院的同學給我講,在他們上課的時候,老師就告訴他們,八里村里啥人都有:什么賣淫嫖娼、吸毒販毒、殺人放火等等都在這一片房子里擁擠共生著。1998年的惡性犯罪集團主犯董雷等三人就是住在東八里村,而主犯之一的石頭就是在八里村被抓獲的!如此大的一個以租賃民房為生的村子里,住著多少人?沒有人知道。有多少不安分的家伙,那更沒有人知道了! 每次到八里村里面去,總能看見那些房東們,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說著些家長里短、打打麻將、推推牌——為什么叫推不叫打呢?因為這里的牌,不是撲克,而是一種很古老的牌,我不知該怎么稱呼,只知道我們老家管玩這種牌叫“掀花花”,掀,在陜西話中就是推的意思。他們好像從來就是這么悠閑——當然了,除了收收房租、水電費,他們也沒什么事可干。 這是閑的人,也有那忙碌著的,當然都是房客。 深夜,中國龍網城門口,冬日寒風里,十幾位穿了厚重冬衣的生意人蜷縮在昏暗的燈光下,守著自己的小吃攤子。有客人走近時,凍得通紅的臉上流淌的是熱情。 清晨,一棟棟積木樓的門開了,走出無數紅男綠女,在路邊順手抓一點早點,急匆匆的奔赴單位、學校…… 忙與閑,在這里竟然如此和諧的存在著。這就是八里村,城中村的典型形象。
  9、沙井村—甘家寨
 
  也許很多來西安打工、上學的人從西安走了以后,多數人都能記得這個名字——沙井村。這里居民的規模太大了,而且連著甘家寨和徐家莊,成堆的商鋪和酒肆,還有城中村特有的風景:紅男綠女。遷客騷人。不少的學生,不少的“詩人”,也許是詩歌愛好者,也許是窮酸的文人,在生活條件比較低的沙井村蝸居。這里的房租便宜,吃飯便宜,洗澡便宜,不喜歡沙井村的人說,沙井村是個龍蛇混雜的地方。 在去過幾次后,感覺很市井化,但也沒有去細細研究。頭次聽到這個名字時,感覺沙井村,總發生殺人案,強盜小偷滿街都是。少去那邊。第一次通轉沙井村是和同學一起去的,那也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沒有什么地方可以溜達,于是他提議去沙井村轉轉。隨即,我邁上了第一步,踩上去竟然也踏實,我驚嘆沙井村的水泥地面和我們學校周邊的村子沒什么區別。 沙井村也有很多賣飯的攤點,,沙井村正在被日益壯大的高新區所吞并,很多村子里的住戶面臨著拆遷,而住在這里的過客們,紛紛搬到了北山門、三爻村、雙橋頭等地方了,在這些地方又重新去塑造一個新的沙井村。但是沙井村的味道卻長留在過客們的心里 ……
  10、沙坡—皇埔莊
 
  關于沙坡,可以說它幾乎就是西安乃至整個社會的真實索引。 西安這座古老的城市,遺跡多,文物多,就連人來人往的人流也流動著古樸的感覺。西安的村子、小巷也多,里面的故事也多。如果要在西安來尋找古樸真實的感覺,那些縱橫交錯的小巷理所當然是最佳的選擇。想真真實實地當了一回西安人,去領略了古老淳樸的西安。那么比起那些有名的小巷來說,沙坡是普通不過的,但是這里卻是最真實的。興慶公園是唐代時候的皇家園林,由此而北下不過一里路便到了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巷。小巷分兩個,分別叫南沙坡和北沙坡。與之相連的就是皇埔莊。 在沙坡村租的房子面積不大,窗戶面朝街道。房子在三樓,從窗戶看去,可以看到樓下熙熙攘攘的人流和過往的車輛。屋內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沒有其它任何物件。就這么簡單的房子租價也是不菲。 白天這里整日價吵嚷喧囂,賣菜的,賣飯的,賣光碟,打麻將的……各種嘈雜的聲音和一些孤獨無憂的年輕身影,讀書也許是最重要的,但是此刻對他們而言,孤獨才是最可怕的。想法也要消遣這漫長的時光。晚上,三五成群的在街道上吃小吃,喝酒,燒烤。繼而打牌, 用王家衛先生的眼光,這里大約就是紙醉金迷,齷齪烏合,可以想象一下用這做背景排出的電影:鏡頭一直在晃,姑且認為它在尋找主人公的臉,霓虹燈一定要搖曳,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讓觀眾眼花繚亂,心里暗暗佩服家衛先生視野之廣之深之毒,當然,誰也看不懂是必要的,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大家都覺得導演高深莫測,思想深奧難懂,心思詭秘任性,人性卑劣光明?偟恼f起來,只要你細細觀察沙坡這個著名的城中村,就會知道每天在這個相對獨立的世界里,故事開始和結束都不需要理由,也不會被人注意。是一個黑暗的死角。
  西安十大名村,各具特色。真是需要了解西安這十大名村!
 
手机看片日韩国产高清视频_狠狠ⅴ日韩v欧美v天堂_国产不卡福利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