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塔與唐代詩人

編輯:admin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4-09-13 10:26 人氣: tags: 大雁塔與唐代詩人
“塔勢如涌出,孤高聳天宮”,這是唐代詩人岑參稱道大雁塔雄姿的詩句。大雁塔作為西安的標志且為西安人所引以為豪,它不僅以歷史文化遺存享譽海內外,歷代詩人的登臨則賦予它更深的文化內涵。
    詩人自古善感,感物而傷懷,尤是登高,其典型的如《登幽州臺歌》(陳子昂)、《登鸛雀樓》(王之渙)。然而,登臨蘊藉佛風仙氣的大雁塔則是別有一番情味。大雁塔頂的制高點似乎是詩人佛、儒思想及憂國憂民之情、個人遭遇之感的交匯場所,其情其感在遠望景物的觸發下噴薄而出,化為多文化內涵的千古絕句。如杜甫之《同諸公登慈恩寺塔》“自非曠士懷,登茲翻百憂。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回首叫虞舜,蒼梧云正愁。惜哉瑤池飲,日晏昆侖丘。黃鵠去不息,哀鳴何所投?君看隨陽雁,各有稻梁謀”?梢,其儒、佛思想及個人情感都有充分的表現,而更多的則是對當時社會現實的大膽諷喻,體現了他為國為民的憂情愁緒。另有《同諸公登慈恩寺浮圖》(高適)及《與高適薛據同登慈恩寺浮圖》(岑參)二首,則在不同程度的佛理體驗中,抒發了個人仕運不佳的不滿情緒。“言是羽翼生,迥出虛空上。頓疑身世別,乃覺形神主。”、“盛時漸阮步,末宦知周防。輸效獨無因,斯焉可游放。”(高適),“凈理了可悟,勝因夙所宗。誓將掛冠去,覺道資無窮。”(岑參)從詩題可以看出,是二人同登雁塔而作,似有些相互唱和之味。如果說高適在詩中抒發了因官微職卑難以得志的話,那么,岑參則從另一個極端表達了這種思想,而以佛理體驗作為暫時的精神寄托點則是他們的共同特點。在唐代登臨大雁塔且題詩的詩人中純粹以頌塔贊佛的作品有劉滄之《夏日登慈恩寺》“坐機消盡話玄理,暮磬出林疏韻澄”、許玫的《題雁塔》“暫放塵心游物外,六街鐘鼓又催還”。盡管如此,誰都沒有把此作為歸宿,倒是張喬最后卻做了個隱居之人,他在《登慈恩寺塔》里抒發的卻是淡淡的思鄉之情,“清涼碧落中”也許是他崇尚道教的緣故吧!唐代詩人所題登臨大雁塔的詩句集中地體現了有唐一代文人“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皈依佛理”的精神風貌,也真實地反映了大雁塔作為佛教勝地在唐代備受重視的史實及當時的興盛場面。清代洪亮吉的《慈恩寺上雁塔》即是對那段歷史的藝術總結:“憶從初地壇名場,閱劫來游竟渺茫。韋曲花深愁暮雨,終南山古易斜陽。高張岑杜詩篇冷,天寶開元歲月荒。莫笑眾賢名易朽,塔前杯水已滄桑。”此詩在意境上雖顯得有些凄涼,但它足以反映出唐代著名詩人與大雁塔不解的情緣及他們所賦予寶塔的深刻思想內涵,在一定程度上顯現了這一歷史文化勝跡的文化價值及藝術審美價值。

猜你喜歡

手机看片日韩国产高清视频_狠狠ⅴ日韩v欧美v天堂_国产不卡福利片在线观看